人權女律師痛罵希盟政府!你們的作為讓支持你們的民眾憤怒!

2018年11月25日     10,803     檢舉

西蒂卡欣認為,目前根本沒有所謂的「新馬來西亞」。

(吉隆坡24日訊)在希盟政府宣布不簽署《消除一切形式種族歧視國際公約》(ICERD)後,部分律師均不滿希盟沒兌現改革承諾。

據《Malay Mail》報導,他們希望未來政府能繼續簽署公約,就如其他主要人權公約一樣。

民權律師梁信友(New Sin Yew)指出,政府應堅守承諾,因為公約可以解決部分人士的憂慮。

「感到遺憾的是,我們已經屈服於製造恐慌和種族主義言論。」

「簽署公約並不會影響聯邦憲法第153條文賦予土著的權益,只要他們需要受到保護,或是提升其生活水平;相關條文下的扶弱政策應該繼續下去,直到不再需要這政策為止,但這是另一個辯論課題了。」

沒有「新馬來西亞」了

他說,有關ICERD的辯論已經失去了其重要性和客觀性,因它已演變長政治和種族課題。

「我們應該在改善人權方面,踏出重要的一步,政府應該重新考慮不簽署公約的決定,並與所有利益相關者進行磋商,以消除任何恐懼。」

另外,人權律師西蒂卡欣則譴責了有關「新馬來西亞」的想法。

「根本沒有所謂的『新馬來西亞』,我的所有預測將成真了。」

「這令人非常失望,政府應該展示出領導力,而不是屈服於國內極端主義的聲音。」

「度過了60年,我們需要強大的領導力,來帶領我們走出種族主義和歧視的曠野。」

適當的時候應該重提

伊斯蘭律師尼占巴昔指出,所謂的「社會契約」是指享有共同利益的術語,而所有公民必須依靠彼此,和平相處。

「它是政府合法治理公民的實際基礎,而忽視簽署公約的爭論,僅會導致社會騷亂。」

他也認為,政府僅是要優先處理財務狀況,才不簽署公約。

「這應該是關乎優先處理的問題,而不是屈服於任何製造恐慌者,現實情況是,我們擁有一個新政府,而他們要面對前朝政府留下的爛攤子。」

「在這種情況下,簽署公約或討回被偷走的數十億款項,哪一個才是政府需要關注的首要任務呢?」

「國庫的大門被打開了,肆無忌憚的人士試圖捲款潛逃,所以現階段專注於財務問題是明智的,而我真心希望在不久的將來,在適當的時候能回到ICERD課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