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哈迪眼中的華人原來大家dou錯怪了他

2018年11月24日     6,904     檢舉

前陣子首相馬哈迪在世界華人經濟論壇演講時出其不意的表示,大馬華人對國家貢獻良多。如果沒有華人,國家在許多領域將被拋在後頭。

之所以說出其不意,是因為5·09大選之後的一個月,馬哈迪就發表引起許多華人不滿的大馬華人有錢論,接著就為扶助馬來人的政策合理化。

10月1日則在發表亞洲未來民主主題演講時,第二度提出華人富有論,並宣稱種族之間貧富必須平衡,才能創造一個穩定與和平的國家。

馬哈迪究竟是高度讚賞華人,還是極度羨慕、妒忌、甚至歧視華人呢?當然,我們不能就其在短短半年內的言論來判斷他對華人的看法和態度,而必須追溯他擔任第四任首相期間種種影響華人政經文教命運的政策和作為,才能一窺全豹。

1980年,馬哈迪任相不久,即通過教育部宣布在華小實行3M制,這制度意味著除了華文和數學,其他華小科目都強制以馬來文為授課媒介語。該措施遭華教人士強烈反對才放棄實施。同年,獨大公司在吉隆坡高庭起訴政府,法官下判獨大敗訴,兩年後獨大上訴失敗,獨大從此成為歷史。

異議分子被打壓收編

1983年,華小五年級檢定考試歷史題以拉惹阿都拉取代葉亞萊成為吉隆坡開埠功臣,否定華人先賢的歷史地位。1984年馬哈迪下令剷除馬六甲三保山,華社發動捍衛三保山運動,逼使政府擱置剷除行動。

1987年教育部派遣不諳華語的教師到華小擔任高職,所有朝野華基政黨連同15華團在天后宮商討對策,轟動全國,引起巫青團的強烈反擊。同年發生危及馬哈迪權力的巫統派系鬥爭和諸多引起民怨的環境、人權和民生問題。

於是馬哈迪在1987年10月27日發動茅草行動,一個月內逮捕扣留了106各類社運分子、吊銷3家報社的出版准證。

邁入1990年代,異議分子普遍已被打壓或收編,馬哈迪推行各種大型發展計劃,朋黨主義盛行。一些華人從朋黨的利益關係中分得一些甜頭並跟著發展主義和物質至上起舞。因此馬哈迪在去年5月19日時表示:「我當選首相時,我被認為是激進的馬來人,憎恨華人。但事實上,當政22年,華人強烈支持我,使得我可以在每屆大選中勝出。」

希盟不敢糾正馬哈迪

馬哈迪也表示華人發現他掌權22年以來,華人並沒有什麼損失,他們可以取得足夠的成功。正是這種對華人的假想,讓馬哈迪堅信多數華人很富有,並且選擇繼續將種種限制華人經商、得標、被大學錄取等等歧視性的政策公開合理化。

馬哈迪拒絕相信或承認,華人的刻苦耐勞不是一種天然的民族性,而毋寧說是國家政策長年歧視的後果以及不斷延續的新經濟政策的受害結果。

那些為了所謂大局,族群關係和諧等等虛偽理由而放棄捍衛族群權益平等的希盟部長、議員和所謂知識分子,不敢糾正馬哈迪充滿種族主義和種族歧視言論的原因,極少是出於原則和政治理念的堅持,而只是屈服於馬哈迪的權力和淫威。

華人在馬哈迪眼中是不曾受打壓的成功族群,實質上卻是受盡歧視和壓迫卻得不到國家支援的二等公民。